通威白皮書:解讀通威新能源戰略

如果我們真正想清楚,未來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五十年,哪里需要我們,哪里我們能夠站穩腳跟,哪里是社會的最大需求,哪里是我們的能耐所在的結合點,我們事實上也就找到了焦點,找到了能夠清晰聚焦的目標。

——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全國人大代表、通威集團董事局劉漢元主席 


  又是一年SNEC。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就在去年的這個時候,SNEC剛剛在黃浦江畔落幕,令光伏行業猝不及防的“5·31新政”突然出臺,一時間數十家新能源上市公司多次跌停,市值損失一度高達3000多億,國內硅料、硅片、電池、組件等光伏產業鏈各環節價格均嚴重下挫,許多廠家被迫減產停產。

  據統計,2018年75家主要光伏上市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543億元,同比僅增長5.11%;歸母凈利潤整體同比下降27.69%;對外投資規模同比減少155.73億元;整體凈籌資現金流同比2017年下降高達700.64億元;截止2018年末,擁有的貨幣資金規模同比下降13.47%,此外,超過62%的光伏企業預收款規模出現負增長。

  這一組堪稱“慘烈”的數據,清晰地反映出整個光伏產業在過去一年中所面臨的巨大壓力。然而,即便在這樣險峻的形勢下,也有異軍突起。

  4月17日,通威股份發布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財報:在光伏產業大動蕩的2018年,通威卻逆勢增長,營收、凈利潤均創上市以來的歷史新高。從2007年布局新能源產業至今,通威已成為中國乃至全球光伏新能源產業發展的核心參與者和主要推動力量。在上游高純晶硅領域,通威已位居全球第一軍團;中游高效太陽能電池環節已連續三年保持全球第一,并在未來2-3年內,產能將超過30GW;而在產業鏈終端,通威首創“漁光一體”發展模式,各大項目遍布全國。


而這一切,僅僅是我們故事的開始

“中國的需要,世界的需要”

5月10日,通威集團管理總部迎來一位特殊的客人——澳大利亞第26任總理、美國亞洲協會政策研究院院長陸克文先生。面對來自全國各地的主流及行業媒體代表,陸克文先生一番話令現場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你是中國人嗎,還是澳洲人、美國人?不,我們是全球公民。因此氣候變化、生態環境破壞是全球所面臨的挑戰,也迫使我們進行更廣泛的合作。如果我們在這方面的工作失敗的話,我不知道我們的子孫后代,將怎樣看待我們這一代人。”

  2019年初,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召開,氣候問題成為全球“擔憂”榜單之首,在被認為今年最有可能出現的5大風險中,氣候問題占了3個,在可能造成最嚴重損害的5大風險中,氣候問題更是占到了4個。自然科學家呼吁“如果我們現在開始行動,影響的不僅僅是未來幾年,而是造福數千年”。而就在三年前的2016年,全球178個締約方簽署了《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應對氣候變化是全世界的呼聲與共識,同時有146個國家及地區設定了可再生能源目標,丹麥、美國加州已經設定了實現100%可再生能源供應的目標,蘋果、谷歌、臉書等知名跨國企業已經實現或制定了100%的可再生能源使用目標。

  然而現實情況不容樂觀,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指出,如果要把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各國政府付出比今天既有政策3倍以上的努力;而要實現巴黎協議的目標,即將氣溫上升控制在1.5攝氏度,全世界可再生能源轉型的速度和投入還需要提高5倍以上。為此,古鐵雷斯秘書長敦促各國必須采取緊急措施,確保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零凈排放”。具體來說,各國必須停止砍伐森林,大量種樹;大幅度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2050年前停用燃煤,減少碳排放;加快安裝太陽能和風能裝置等。

  2017年黨的十九大期間,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中國低碳清潔發展的方向不會變。2018年11月1日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總書記再次強調五大發展理念,強調兌現中國在巴黎氣候大會上向全世界作出的莊嚴承諾。而2019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則進一步提出,實現綠色發展是當務之急,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是各種污染防治的根本之策,從政府工作報告的高度明確了霧霾治理、能源轉型、生態環境改善的方向和路徑。

  同樣在今年的全國“兩會”期間,劉漢元主席作為全國人大代表提出《關于明確可再生能源發展方向  制定更具前瞻性發展目標的建議》,這也是自2008年第一次提出《關于加快發展太陽能光伏產業 構建國家能源安全供應體系的建議》以來,劉主席連續12年在全國“兩會”為光伏產業鼓與呼。多年來,主席不斷呼吁,減少化石能源的燃燒,大力發展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這既是中國的需要,也是全世界的需要,更是巴黎協議真正能夠落實到位的需要。”

  事實上,在新一輪能源革命的背景下,太陽能光伏發電作為目前人類可使用的能源中,一次轉化效率最高、資源量最大,使用起來最簡單、最普遍、最經濟的可再生能源,已成為人類當前及未來新能源發展的主要選擇,也是我國經濟發展轉型、資源和環境不可持續、霧霾問題根治的主要路徑。改善環境,實現清潔能源發展的轉型之路,這是順應人類和時代之大勢,更是我們不懈奮斗的最大動力。

  而汽車電動化、能源消費電力化、電力生產清潔化已經成為全球發展的大共識、大趨勢。隨著技術的進步、規模的擴大、成本的降低,光伏發電成為未來可再生清潔能源主要來源的路徑已非常清晰。

通威太陽能智能制造生產線


“國家名片”一騎絕塵

在美國經濟總量最大、能源消費量最多的加州,2017年已提前3年實現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超過33%的目標,并通過立法承諾,將2030年的可再生能源占比目標,由50%提高到60%,2045年實現100%的目標;德國2017年全國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到33.1%;英國于2017年6月實現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首次超過50%;法國計劃到2050年全國電力全部來自可再生能源。2015年12月,英國關閉了最后一座深井煤礦,并宣布將關閉國內所有的燃煤電廠,作為世界上第一個開創煤電使用的國家,或將成為第一個告別煤炭的國家。

  上述國家無一例外光伏發電都是其可再生能源的第一主角,每個國家使用的大都是中國制造產品。可以說,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產業,作為我國在全球最具競爭力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已具備了快速發展、實現能源根本轉型的總體條件。劉漢元主席在近期接受媒體采訪時分析道,十年前中國生產的多晶硅只占全球多晶硅消費量不到10%,十年后的今天,中國的產量已經占到全球消費量的60%以上。在此過程中,成本大幅度下降,從通威最開始進入多晶硅領域時候的330萬元/噸降低到現在7萬塊錢左右一噸。技術進步和成本下降,推動了每千瓦光伏發電從過去10萬元以上,迅速降低至三五萬元,到現在只需要3000-5000元,已經在全球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成為了成本最低的發電方式之一。

  經過近十年的艱苦努力,我國光伏產業從原料、設備、技術、市場“幾頭在外”,實現了從一路追趕、齊頭并進到全面超越歐美日韓等光伏強國的華麗轉身。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發布的中美兩國創新實力對比報告顯示,中國光伏產業在全球一騎絕塵,全球市場占有率超過70%,成為了我國可比肩高鐵的最具競爭力的“國家名片”。從產業總體來看,中國已經建立起了完善的光伏發電產業體系,設備制造、系統應用處于全球領先水平;從制造過程來看,我國光伏產業從核心原材料到主要設備、主要產品、系統集成,規模均居全球第一;從能源投入產出來看,當前制造光伏發電系統全過程的能源消耗,在電站建成后半年以內即可全部收回;從發電成本來看,過去十年光伏電站的建設成本已經下降了90%,現有條件下建成的電站,我國東部地區每度電成本大約4-5毛、西部地區3-4毛,隨著技術的進步和規模效應的提升,三五年內成本還會下降30%以上,進而成為發電成本最低的能源生產方式。

  作為中國乃至全球唯一一家同時涉足農業和新能源光伏產業的龍頭企業,通威義不容辭投身到這場關乎世界命運的潮流當中,并和全球行業同仁群策群力,致力于實現“能源革命”、“綠色發展”、“通威智造”,進一步推動“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劉漢元主席曾說,一個企業想要有所成就,如果沒有鍥而不舍地追求一個目標和方向的精神,不能夠集中精力、充滿激情地去為之努力,成功只能是想象。我們走過了這樣一條路,而且很扎實很健康地不斷前進和發展,正是這種鍥而不舍的精神和創業的激情,賦予了通威持續快速發展的原動力。

  正因如此,2019年上半年,四川省委彭清華書記先后兩次蒞臨通威調研,高度肯定了通威新能源產業的發展成績,并指出光伏產業為四川省高質量發展找到了一個新的產業增長點,通威要進一步搶抓機遇,堅持科技創新,打造高質量、高品質的拳頭產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為子孫營造“青山綠水,白云藍天”的環境做出更大的貢獻。

通威唐山豐南“漁光一體”項目


布局“世界級龍頭”

2019年3月23日,通威太陽能成都四期3.8GW高效晶硅電池項目開工儀式在通威太陽能成都基地隆重舉行;由此,成都基地在今年內將成為全球首個10GW電池基地。僅僅4天之后的3月27日,作為四川省重大項目,通威太陽能10GW高效晶硅電池項目在眉山正式開工。該項目從雙方開始接洽到敲定投資僅36天、正式簽約僅50天、到正式開工僅110天,如此“速度”,在全球光伏行業實為罕見。眉山基地也將繼成都基地后,又一次成為全球10GW級的大型高效晶硅電池基地。由此,2019年底,通威電池總產能將超過20GW,將連續3年成為全球產能規模和出貨量最大的太陽能電池企業,全球市場占有率有望達到15%。

2019年,通威再次全速前進。

有媒體如此評價“通威速度”:一個企業長期構建的文化和基因決定了其未來的競爭走向,如果回溯通威過去半年的項目布局與落地,“速度”和“效率”幾乎是這家企業所有項目布局與企業發展的代名詞,由此,通威才創造了包頭速度、成都速度、樂山速度,中國速度乃至全球速度。

  2018年11月18日,通威太陽能成都三期項目投產,2019年1月8日,合肥三期項目投產,智能化工廠、數字化車間、現代化管理,為通威太陽能再添新動力,開啟了全球光伏行業智能制造的新篇章。至此,通威在高效晶硅電池片環節實際產能規模已超過13GW,繼續保持最大晶硅電池企業、電池環節最盈利企業的全球龍頭地位。自2013年通威太陽能收購合肥項目以來,經過5年激烈的市場鏖戰、深度洗牌,通威太陽能在全球光伏行業電池片環節不斷鞏固優勢。在未來2-3年,通威太陽能電池產能規模將超過30GW。

  2017年9月以來,隨著包頭、樂山兩地高純晶硅新項目同時陸續開工建設,短短一年時間:2018年10月31日,內蒙古通威高純晶硅項目如期投產;12月28日,永祥新能源高純晶硅項目順利投產,成功建成“單體產能大、綜合能耗低、技術創新集成精、品質優、競爭力強”的生產線。兩個高純晶硅項目呈現南北呼應、比翼齊飛之勢,使永祥產能規模達到8萬噸,一舉挺進全球第一軍團,進一步緩解國內高品質晶硅依靠進口的局面,并繼續向改變全球高純晶硅產業格局的戰略目標堅實邁進。

  兩大高純晶硅新項目在工藝設計先進性、系統運行可靠性等方面進行了數十項優化和提升,產品超過70%能滿足P型單晶和N型單晶的需要,同時生產成本進一步下降。除了在高效電池片領域的快速發展,通威高純晶硅的布局也已形成從追趕到引領的“氣象”,全球市場占有率有望超過20%,通威也由此成為全球高純晶硅的領軍企業之一。

  有分析指出,中國光伏產業歷經十余年跌宕,近年出現兩大趨勢,其一,整合與洗牌始終在繼續,行業集中度在不斷提升。其二,高效產能對落后產能的淘汰持續加速。根據統計數據,在75家主流光伏上市企業中,前十名企業凈利潤合計占所有企業整體比重高達104.24%;凈融資現金流合計占整體比重達179.50%;對外凈投資規模合計占整體比重為64.04%;經營現金流合計占整體比重為66.15%;預收款規模合計為124.95億元,占整體比重達66.15%;前十名企業現金儲備規模占整體比重為57.55%。

在今年的集團計劃工作會上,主席談道:一次性釋放6萬噸高純晶硅產能,意味著全球份額的15%;一次性釋放6GW電池片產能,這是全球產能的5%。在這樣的情況下,永祥股份和通威太陽能面對行情的挑戰和沖擊,他們沒停過一天。電池片一路開、一路銷,過去的五十幾個月他們都能堅持做到;同時高純晶硅一路走來,也是滿產滿銷,這就是兩個公司的優異之處。

越挫越強!主席進一步指出,行業好一點,我們絕對不頭腦發熱,寧愿慢一點。可是如果我們具備競爭力,我們也敢于擴大規模、保持領先。如果沒有應對風險的底氣,當行業和產業的風險出現時,我們能不能夠成功化險為夷?

“如果一個人的成功是偶然,那么失敗就是必然”。而通威,憑什么?對此,中國能源經濟研究院院長紅煒曾撰文分析:除了對行業大趨勢的判斷,通威堅信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基礎性作用。特別是伴隨“平價上網時代”的到來,市場在新能源行業作用必將越發明顯。通威的快速布局,就是企業在用市場的手段加速實現中國光伏市場化的最終實現問題。當前中國光伏正在進行光伏發電從需要補貼到不需要補貼前的最后一公里,“最終的結果,一定是完成持續了十年的產業整合,也一定是有競爭力光伏企業加速崛起。”產業走勢的判斷,市場的配置用作等等,其實終究是“外因”。通威底氣,始終源于對自身綜合能力的清晰認知。

 

通威近三年光伏產業結構及收入情況

時間

高純晶硅及化工

毛利率

太陽能電池及組件

毛利率

光伏發電

毛利率

2018年

33.17億元

35.67%

76.42億元

18.70%

6.2億元

61.48%

2017年

32.28億元

41.15%

64.33億元

18.89%

2.61億元

58.36%

2016年

20.63億元

33.86%

37.65億元

20.49%

0.9億元

37.51%

 

通威的邏輯與底氣

同樣是在集團計劃工作會上,禚玉嬌總裁指出:緊緊圍繞主席“揚長砍短,聚勢聚焦”的重要指示和“聚勢聚焦,協同發展,創新突破”的經營方針,直面531光伏新政給行業帶來的嚴重沖擊,在主席的親自指揮下,全體通威人保持高度的戰略定力,沉著應對、正面迎擊,通威從行業的追趕者,一躍成為行業的引領者,成功實現了彎道超車!

劉漢元主席多次強調:“行業有周期,春夏秋冬始終會循環,但是自己的問題解決不了,永遠是冬天。”不管行業如何變幻,首先都盡全力把自己的事做到最好——這正是通威在“變與不變”的哲學命題中選擇的終極答案。

媒體觀察到:“回溯通威的發展,2007年切入光伏產業并在近年加速做大做強,顯然有其清晰的戰略邏輯,而其后的發展也證明,從團隊、技術、管理、資本等多個維度,通威都已足以支撐并驅動自身的快速發展。”對此,通威股份謝毅董事長曾表示,市場如何變化我們不可控,但我們的成本、效率、管理是可控的。經營管理中總會存在不足,盡管我們還不完美,但我們可以無限地向那些全球最優秀的企業接近,最終成為光伏行業中真正優秀的企業。

截至今年5月,通威太陽能實現連續57個月持續盈利、連續57個月滿產滿銷、連續57個月開工率100%。每期新項目僅用7個月時間建成投產,并實現了快速達產、滿產滿銷、盈利經營。通威太陽能在保證高質高效的同時,到底如何將保持在行業中的優勢?在謝毅董事長帶領下,通威太陽能的作業及現場管理嚴格且精細,每一個供應部件都有出處和記錄,每一個生產環節及生產時間都有精密計算,每一分原材料、庫存的周轉率都全力以赴做到極致。

在通威太陽能成都公司A1生產車間里,你很少見到工作人員參與其中,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機器人、智能器械臂忙碌的身影。這樣的智能機器人運行時長達12小時,生產效率提升141%,不良率降低12.5%,碎片率降低25%。通過智能化生產,通威高效電池片產線能耗降低到原來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今年開工的成都43.8GW和眉山10GW高效晶硅電池項目,產線繼續以無人化生產為主,建設智能化工廠、數字化車間。與傳統人工產線相比,人工數量、生產成本大幅下降,勞動效率、經濟價值方面大幅提高。

回顧2013911日并購通威太陽能合肥項目時,劉主席曾感慨道,其實大家都流淚了。218次舉牌,三億三舉到八億七,超過五億多的預期價格,拿下以后稍不注意就是雞肋。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我們基本上沒有任何太陽能電池片生產經驗,也沒有現成的專家,就在拿下來幾天以后,謝毅董事長他們三個人一起去到停產一年多的工廠。這個當時全球最大的電池片工廠,只剩下七八十個留守人員,到處雜草叢生……

彼時謝毅董事長走馬上任通威太陽能合肥公司之際,在無經驗、無背景、無技術的情況下,沒有人可以想象這位29歲的年輕人是如何帶著工人從荒涼廢舊場地做到電池片出貨量全國第一的。而當各種“不可能”都成為現實的時候,不屈的精神、奮斗的力量、企業長久鑄就的進取基因,終究顯示出其無可替代的價值。5年來,通威太陽能公司平均凈利率及年均增速、產能規模年均增速、出貨量年均增速、營業收入年均增速、凈資產收益率等各項指標,均大幅超過全行業平均水平,成為中國光伏制造業企業的典范。

2017630日,永祥樂山高純晶硅新項目開工,201811日開始打樁;20179月底,禚總代表公司和包頭落實協議、宣布包頭高純晶硅新項目開工。其中,包頭項目從11月中下旬開始長達三個多月的冰封期;樂山新項目也是計劃工作會期間正在打第一批基礎樁。與此同時,包頭、樂山兩地動力電纜分別有一百多萬米,控制電纜分別高達三百多萬米。現場幾乎全是非標設備,涉及的專用工程設施,從工業包的確定到材質的選用、關鍵材料的選擇,團隊和設計工程院之間高效溝通,甚至有些材料全世界每年只有很有限的供應量。兩個項目建設過程中,南邊雨水不斷,北邊施工期也受到氣候限制,交通運輸、材料采購也面臨約束。但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兩大高純晶硅新項目都按期建成投產,20181030日,包頭項目正式投產,1228日,樂山項目正式投產。

對此,主席評價道,如果放在十年前,每個項目基本上是二三百億的投資規模,就在三四年前,國外兩萬噸的新工廠投資十五六億美金,建設周期五年到六年。我們兩個項目基本上在三十億元人民幣左右,在與當初計劃金額不到5%的差異下,在不到一年時間內,完成了兩個項目的建設。而且是建成21世紀同時期全世界領先的設備水平,質量和可靠性優先。在這樣的情況下達到目標,我們無比激動,也高度評價永祥的干部員工。

內蒙古通威和永祥新能源兩個3.5萬噸高純晶硅項目一年內同時啟動,一年內先后建成,這在全球晶硅行業絕無僅有,真正鑄就了“單體規模大、建設速度快、創新集成精、核心指標優、競爭力強”的精品工程。如今的四川樂山永祥新能源高純晶硅項目基地,工廠四面環山、依山而建,周邊郁郁蔥蔥、鳥語花香,沒有任何污水與煙氣排放。永祥股份董事長兼總經理段雍表示,永祥堅持安全環保綠色發展,項目充分利用四川、樂山豐富的清潔的水電資源,在生產過程物料循環利用,熱量能源梯級使用,加上從瑞典引進的國內首臺套50噸大型電鍋爐,最終的產品服務于綠色能源發展,永祥高純晶硅實現從上到下、從內到外、從頭到尾“翠綠”發展。

除了打造花園式工廠,永祥新能源高純晶硅項目在技術與成本方面均實現全球領先。2007年永祥股份進入多晶硅領域,10余年時間經歷數次大型技改,將高純晶硅生產工藝成功升級為具備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第五代永祥法”,新產線產品純度達到99.999999999%(10119)。目前永祥股份的產品可全面滿足P型單晶、甚至N型單晶需求,達到電子級晶硅標準,真正實現高純晶硅“中國制造”。段雍董事長表示,我們達到現在的水平,不是一朝一夕就做成的,而是通威人歷經十余年的艱苦探索、努力和不斷優化。

有行業人士評價說,只要你和通威的團隊有過多次接觸,就會發現,通威人不戰則已,戰則必勝;不動則已,動就要雷厲風行;不做則已,做就要爭取最好。這樣的文化和團隊,顯然可以披荊斬棘,使命必達!整個集團4萬人戮力同心,那將是一種怎樣的力量?

劉主席指出,有足夠的安全邊際,有足夠擴大再生產的能力,我們贏得的是行業的制高點,贏得的是回收投資的機會,贏得的是再投入的條件和前提。因此,抬頭望星空、低頭看腳下,摸著石頭過河,嚴格根據市場需求以及可能面臨的風險和機遇去把握、判斷、推進,這是在過去幾年和今后要持續堅持的事情。

“每一天進步1%,第365天則為第一天的38倍。每天退步1%,第365天則為第一天的0.025倍。”正是通威長達10余年的臥薪嘗膽,正是長達10余年堅持“每天進步1%”,才成就了今天我們的邏輯與底氣。也許,對中國光伏而言,奧地利詩人里克爾的那句名言正是最好的參照:哪有什么勝利可言?挺住,意味著一切。

永祥股份高純晶硅精餾塔裝置


新農村,新動力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人解決了溫飽的問題,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食品生產國和消費國,可是我們的食品安全問題卻始終揮之不去。在此過程中,連續多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重點關注三農,可是農業生產的分散落后仍難以找到有效的解決方案。劉漢元主席對此分析指出,由于缺乏大規模集中化經營的投資主體,很多時候投資回報也難得到保障,這樣的投資就難以持續。

過去的一年中,通威集中資源打造的大型“漁光一體”示范基地取得突破性進展。2018年,通威聯合晶科中標江蘇泗洪光伏應用領跑者基地,并于1228日完成200MW電站全容量并網,成為第三批光伏領跑者基地中首個全容量并網的“漁光一體”項目。同時,“漁光一體”養殖基地升級至3.0箱式循環水養殖模式,以通威江蘇南京六合“漁光一體”基地為代表的一批“漁光一體”項目喜獲豐收。“水上發電,水下養魚”的通威“漁光一體”,憑借魚、電、環保三豐收的復合效益,獲得專家、業界與養殖戶的多方認可。“漁光一體”模式的大力推廣,為推動新能源產業的發展,帶動經濟綠色發展,改善生態環境,實現綠水青山的目標做出了積極貢獻。

通威股份光伏事業部總裁陳星宇介紹,作為通威新能源產業鏈上的最后一環,我們緊緊圍繞“三個聚焦”開展工作,即聚焦“漁光一體”,聚焦“規模化基地打造”,聚焦“543成本戰略”。截止20181231日,累計并網達1151MW,實現了GW級電站規模的跨越,同時電站項目的綜合投資成本已由兩年前的6-7/W下降至5/W以內,2019年有望將成本降至4/W以內。2018年,通威光伏終端著力和農牧板塊聯動,全年新開發在建項目中,漁光一體規模超700MW,占總新增開發量的91%,通威“漁光一體”電站已經并網規模超過全國水面電站總規模的10%,同時實現了技術領先、成本領先、管理領先,通威一躍成為“漁光一體”電站和水面電站的引領品牌。

對此,劉漢元主席指出,我們在新農村建設和可再生能源發展找到了結合點,將“魚”和“光”結合在一個空間中完成,成片地進行大面積“漁光一體”改造、清潔可再生能源產業園的建設。效果方面,漁業生產一如既往,并且通過設施化、設備化、智能化、互聯化進行現代漁業升級轉型,更加可控、可追溯地生產安全水產品。在漁業基本不受影響的情況下,每畝“漁光一體”池塘每年可輸出5-10萬度清潔電力能源,相當于每畝每年輸出10-30噸石油的等效能量。新農村建設通過與新興可再生能源產業結合的這種方式,尤其是東部稀缺的國土資源得到復合利用,使投資有了來源,投資回報有了保障,可再生能源的生產有了空間,水產品生產找到了更好的方式。


從趕超到引領

326日舉行的“通威太陽能第二屆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原國務院參事、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第七屆、第八屆理事長石定寰談道,通威從規模,技術水平,設備生產、產品質量、企業管理、員工素質等方面均體現了中國優秀企業的強大實力,是中國的驕傲,我們用我們自己的智慧,打造了戰略性產業的制高點,引領了全球發展。

在許多業內人士看來,2018年是通威在光伏產業的“戰略趕超年”;2019年很可能是這家企業在全球光伏產業中的“戰略引領年”。而在新的產業周期內,一旦構筑明顯的核心優勢,未來的世界可謂“天高海闊”。

同樣是在“通威太陽能第二屆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劉漢元主席再次指出:我是誰,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我是怎么來的,我要怎么去,核心競爭力在哪,這應該是每個企業主體必須思考和必須回答的問題。在現代工業分工和市場機制下,應是拿自己的“長板”和廣大合作伙伴拼“木桶”,因為每一個組織的能力和投資能力都是有限的,因此只有聚焦在自身擅長的領域中,最大化地發揮好核心價值,同時與行業同仁彼此認同,加強合作,共同推動,才能夠帶給行業更多的價值和認同,才能營造理性的商業生態。

針對行業發展前景,劉漢元主席表示,2019年光伏行業仍將處于“困惑期”,但2020年一定是行業大發展時期的到來。當我們以今天的技術視角展望未來,光伏發電將在二三十年后占據能源消費結構的50%以上,并成為人類最主要的能源來源方式。十余年來,中國光伏產業不斷學習追趕,已成為我國在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產業之一。在全球一體化尤其“一帶一路”的推進過程中,傳遞中國成功經驗,使欠發達國家一舉跨越工業革命兩三百年來“先污染后治理、邊污染邊治理、以化石能源主導發展”的老路,一步邁入清潔發展的嶄新時代,將讓中國贏得全世界的尊重。

“一看到我們現在藍天不再、霧霾為患,我們說我們有多偉大都嘴短心虛氣不足,所以在發展過程當中,我們可以攜手起來,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一起共同推動這個事關人類未來的能源轉型,這是中國人的貢獻,也是全人類的期望。”而對于通威而言,劉主席指出,“其實世界上的事情既復雜又簡單,萬變不離其宗,如果我們真正想清楚,未來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五十年,哪里需要我們,哪里我們能夠站穩腳跟,哪里是社會的最大需求,哪里是我們的能耐所在的結合點,我們事實上也就找到了焦點,找到了能夠清晰聚焦的目標。在這個過程中,不懼短期挫折,不為誘惑所動,一以貫之、持之以恒、有的放矢,終將達成我們的目標。”

《公司的價值》一書中曾這樣寫道:“企業要努力成為追求經濟、社會、環境綜合價值最大化的卓越組織。”也正是憑借這樣理念,通威才得以不斷發展壯大,這既是我們取得成績的基礎,同時也讓我們全體通威人得以將創業、創新精神轉化為每一次的進步!

 


?
通威集團有限公司 @ 2019 TONGWEI 版權所有  蜀ICP備05002048號  總部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天府大道中段588號通威國際中心 電話:028-85188888  技術支持:通威傳媒
龙之子手机菠菜论坛 平远县| 九江市| 铜陵市| 合阳县| 延寿县| 石渠县| 连州市| 池州市| 泗洪县| 固阳县| 陕西省| 乐山市| 武义县| 平南县| 铜鼓县| 东平县| 佛冈县| 新兴县| 宜昌市| 巨野县| 龙州县| 蛟河市| 靖宇县| 黔西| 屏东市| 阳朔县| 定西市| 沅陵县| 襄垣县| 吴桥县| 莫力| 安吉县| 广德县| 合作市| 肇州县| 宜兰市| 灵寿县| 崇仁县| 班玛县| 昌乐县| 湖南省| 丰顺县| 白城市| 榆中县| 江达县| 棋牌| 东莞市| 湘潭市| 广安市| 什邡市| 丹棱县| 十堰市| 金湖县| 梧州市| 当雄县| 边坝县| 朝阳区| 会泽县| 榕江县| 临沧市| 泸西县| 宜昌市| 平利县| 上林县| 东城区| 昌图县| 拜泉县| 光泽县| 丘北县| 上犹县| 三江| 宜昌市| 东方市| 常宁市| 拜泉县| 松桃| 北京市| 合山市| 神池县| 和龙市| 泾源县| 社旗县| 会理县| 昔阳县| 安庆市| 奉节县| 宜兰县| 磴口县| 门源| 海宁市| 丰宁| 玉林市| 宜城市| 昌都县| 平果县| 泸溪县| 阳江市| 成武县| 绥江县| 大同市| 隆化县| 冷水江市| 余江县| 缙云县| 太白县| 竹山县| 辽宁省| 广昌县| 浪卡子县| 汝州市| 滁州市| 柘荣县| 和静县| 隆回县| 聂拉木县| 泸定县| 昌吉市| 葵青区| 凤山市| 靖西县| 墨江| 盘锦市| 黔东| 保定市| 即墨市| 勐海县| 兴国县| 平和县| 洪湖市| 罗甸县| 咸丰县| 治多县| 瑞丽市| 鱼台县| 宁蒗| 通化县| 德江县|